文/楊忠衡  (藝文費斯簿電子報第240期)

前兩週拜訪了福州,在林覺民故居度過一個雷雨午後。清幽迴折的小宅第,別有讓人跨越時空的感應。

相對於北京上海,福州並非台灣表演界關心的地方。原因很簡單,福州在中國文化藝術活動中,目前尚排不上前列。然而從福州往南不遠,就是大部份台客的原鄉,泉州和漳州。儘管近年欠缺規畫的開發,正大幅消滅著傳統的遺痕,但初次來到這地方的台灣人,總還是會感受到隱然的、似曾相識的震撼感。

政治是人間最不自然的無形圍牆,讓本該相哺相生的文化生態,憑空產生割裂和斷層。在面向未來的新世代,重新開啟門戶的福建,和台灣新文化可能產生什麼樣的衝激互動?能聯手打造出夠份量的台閩文化圈?與北京、江浙、廣深等量齊觀?未來有萬種可能,等待有心探索的人,規畫自己的驚異奇航。

 

全站熱搜

廣藝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