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過去的星期五晚上,黃翊帶著庫卡到廣達電腦的廣藝廳演出,這事頗帶著點回娘家的味道。這話怎說?我們得先回到2012年「數位藝術表演獎」演出的後台。

 

其時,《黃翊與庫卡》正風光地做完首獎演出,在沐浴於獲獎喜悅的同時,黃翊與庫卡道別的時刻也逼近了──庫卡是向工廠借來的,在這場演出之後,它得回到它原來的位置上,本份地做一個工業機器人。

 

 

 

 楊忠衡:這樣吧,我們來想想辦法把它留下來。

 

一個突如其來的驚喜,讓事情有了出乎意料的轉圜。剛剛看完演出、尚未從被作品的撼動中平復過來的廣藝基金會楊忠衡執行長,旋即來到了後台。獲知了庫卡即將面臨的「宿命」,他對黃翊說:「這樣吧,我們來想想辦法把它留下來。」後來,在基金會董事們的支持之下,實現了這個願望。

 

 

廣藝基金會執行長楊忠衡(左)及QA Ring計畫主持人吳宗祐  

楊執行長在此次廣藝廳演後的國際交流座談中談起了這段往事,並和大家說明了當時之所以做出這個「衝動之舉」的原因:

 

「我們基金會做科技結合表演藝術有些年了,而這個東西到底是要表現數位技術、或是表現表演,這件事情一直困擾著我們。我想最後的答案是:它必須是一個完整的個體,也就是說,倘若一個表演可以讓我們分析出,這個地方在表現數位、那個地方在表現表演,它就沒有辦法變成一個真正的藝術品。很多數位表演藝術的作品,運用了很多光鮮亮麗的、很前衛的設計,或者是刻意去表現技術上的先進,而黃翊的表演,如同大家剛剛看到的,有很多出乎我們意料的部分,有很多東西是非常單純、非常古典的,譬如他穿著一套黑衣服、燈光就是那兩盞,但他在這個作品裡,真的讓我們感受到是一個完整的表演、一個灌注了人性的表演,在這個人性裡面呢,又充分地表現了我們現代的數位的精神。所以這個作品對我來說,得到的感動是非常直接的,是一種奇貨可居的感覺,看了之後立即覺得這個作品必須被延續、被推廣。這就是這個作品出現在這裡的因緣。」

 

黃翊:我想要分享的事情是「感謝」。

 

黃翊形容與廣達、廣藝基金會的這段因緣是一個「永生難忘的事件」。他也靦腆地透漏,那天楊執行長離開了後台以後,他忍不住躲到角落掉了一陣眼淚:「不敢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,那種感覺是很難形容的。」

 

黃翊   

座談中,黃翊也和觀眾們分享了這些年他與庫卡一起走過的旅程。他說,最想和大家分享的東西是「感謝」,而他的感謝名單,是一張張令他難以忘懷的照片,裡頭包含了:程式設計老師留下的叮嚀紙條、全球科技藝術創作者的夢想之地「奧地利林茲科技藝術節」的演出邀請函、與相關領域的國際頂尖人物同處圓桌論壇、在紐約長駐的起居空間和創作基地,以及許許多多曾在創作路途中為他培力的對象。

 

在這場廣藝廳的演出之後,黃翊即將透過廣藝基金會與林茲電子藝術中心共同主辦的「QA Ring國際數位藝術展演跨域合創計畫」,前往紐約3LD藝術與科技中心(3-Legged Dog Art & Technology Center),繼續他與庫卡的創作旅程。這回他們有了新夥伴,陪同黃翊出席此次座談會、與黃翊有多年合作默契的舞者林柔雯和胡鑑,將同赴紐約進行創作發展。

 

Kevin Cunningham:雖然我講了這麼多關於money的事,但是我是在談藝術。

 

遠道而來的貴客──3LD 創始者暨執行藝術總監Kevin Cunningham,也是黃翊在「QA Ring計畫」中的國際導師,在座談中向觀眾介紹了曾經、以及即將再度協助《黃翊與庫卡》再進化的 3LD,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機構。

 

黃翊與3LD創始者暨執行藝術總監Kevin Cunningham   

從911廢墟中建立起來的3LD,座落於紐約最精華的地帶。每天都有絡繹不絕的藝術家們帶著作品叩門,渴望可以在這個資源豐富的基地進行創作。Kevin用了許多圖表向我們說明,看似資源充沛的3LD,其實早就面臨了經濟蕭條所導致的補助大幅緊縮的問題,而之所以可以撐持下來甚至擴張服務,一方面是藉由調整資源的分配方式(譬如使用市政府的資產做為設備,而不是購買設備),一方面也透過更多跨領域的合作讓資源變大。

 

「3LD不會停下它的腳步。」Kevin自信滿滿的說道。透過積極的應變和開源,即便在補助趨勢直線下滑的情況下,3LD的收入逆勢成長,每年持續推出12至14個新製作。除了供應規格豪華的硬體設備,3LD也提供藝術家進駐創作,並提供專業技術上的指導。《黃翊與庫卡》便是將在這樣的地方,待上四個月的時間繼續長大。

 

***

 

在這場廣藝廳的演出之前,黃翊在他的Blog裡留下了一篇文章,整理了他現階段的心情,他稱之為「工具箱的階段」:

 

我只想扎實的工作,穩穩地積累,
像把工具箱應該要有的好工具都逐一備齊了,才能比較順利的完成作品,
很難有齊的一天,因為不斷有新的發現……

 

或許,路還遠著呢,而觀眾席上閃爍的每一道光,都是撐持著黃翊繼續往前走的力量。

 

由左至右分別為:舞者胡鑑、林柔雯、3LD藝術總監Kevin Cunningham、黃翊、廣藝基金會執行長楊忠衡及QA Ring計劃主持人吳宗祐。  

 

QA Ring國際數位藝術展演跨域合創計畫
《黃翊與庫卡》演出暨國際交流座談
9/26(五)19:30廣藝廳

 

附錄
黃翊與現場觀眾的Q&A 

 

Q:在這場表演中,你把庫卡定位成什麼樣的角色?你和它之間的關係是什麼?

 

有些時候我是把它定位成另外一種格式的自己。有點像照鏡子一樣,有點像我自己在反思,或者是我抽離了自己去看…。它其實常常跟我做一些鏡相的動作,因為我有時候在想,如果我自己是一個機器人的格式的話,會是什麼樣子?所以在這樣的過程中,我把我自己的動作轉換成機器人的動作,當我在旁邊看的時候,我就發現,原來我變成機器人的話,看起來是這個樣子。

 

其實中間會有很多不一樣的階段和轉換,太單一方向的話,我會怕觀眾看了覺得好像太直接,所以我中間有刻意將它,有時候轉到比較抽象一點,有時候又再轉回來,有點像皮克斯那支檯燈的狀態。我故意把不同的面向捏成一個整體。所以我們沒有辦法一次就看完全部的,就有點像我們在接收訊息的時候,它總是有點混亂,但是又有一些痕跡可以去依循。這是我在定位它的位置的一個方式。它有點模糊,但是又有一點點具體,所以每一個人都可以有一些些想像在它身上。但基礎是,我將我自己的動作、或者是我對自己的想像把它放在機器人上。

 

Q:第一次拿到庫卡機器人,你大概花了多少時間去program它?

 

寫程式的部分是真的非常非常的慢。因為跟機器人工作的邏輯,和我們平常工作的邏輯不太一樣,和它工作的每一步,都要是已經可以上台的程度,因為你寫好了,它就不能動了,它就不會改了,如果你後面要再改的話那是一件非常恐怖的過程,所以就變成,我在排練的時候,就要做到像演出的水準,所以發展動作的時候是很磨人的。但好處是,它只要寫好了,它就定了。

 

目前我們看到的進度,我大概前後工作了半年,但是並不是每天工作,因為我必須要抓機器人有空的時間,那時候畢竟是借的。它原來其實是在教室裡面教大家用機器人的機器人,所以那時候必須要趁沒有人要學機器人的空檔去用它排練。一個禮拜可能有兩三天就很多了,有時候幸運可以一整個禮拜都用。我借用酷卡的工廠在中壢,如果有一個禮拜可用的時候,我就會直接住在中壢,一開工我就進去工廠。這是一個很慢很慢的流程,半年才工作出25分鐘左右的進度。

 

Q:你應該有被庫卡撞到的時候吧,大概撞到幾次過?

 

被撞到幾次我不敢說,因為我怕說了之後庫卡會被收回去(笑)。的確有時候我會被它嚇到,台灣庫卡的廖董事長曾跟我說,庫卡其實就是一隻鯊魚,當它開始咬你的時候,它不會停,所以你不能夠太接近它,因為機器人它沒有知覺,它沒有辦法判斷,它會直接繼續進行它應該要做的工作。

 

Q:庫卡目前是用定點的方式做表演,有沒有可能可以做移動?

 

庫卡其實有軌道,如果放在軌道上它可以移動,它也有像坦克一樣的底盤,可以做萬向的運動,那是庫卡的專利,但是因為它非常的昂貴,所以我目前不考慮使用它。

 

王孟超老師於觀眾席:將來台北藝術中心會提供這樣的一個平台,讓你有更大的機會可以做這樣的演出。至於我覺得3D移動,不一定要被機器人的軌道限制住,國外的劇場現在已經發展了一種平台,是絕對可以program。把庫卡安置在上面,這個演出會變化出更多豐富性,很期待它將來真的可以動。)

 

Q:為什麼選擇了這樣工業型的機器人,而沒有選擇人形機器人?

 

我會用工業機器人的原因是,我覺得人其實也是一種工具,所以我選擇跟工業機器人跳舞。因為我覺得我自己有時候也是某個單位、某個人的工具,所以我在看著工業機器人的時候,其實有點像在看我自己。還有一個原因是,人形機器人可能跟人太像了,還包含,人形機器人現在的運動程度,其實還離工業機器人的標準非常非常遙遠。

 

Q:你在舞台上表演的時候,心裡在想什麼?

 

我在演出前其實會想過一輪曾經幫過我的老師們。我有個秘密是,我在後台會跟曼菲老師講話,這是我一定會做的事,每一場演出,我都會在後台,找一個安靜的地方,然後跟老師說,我要演出了,謝謝她以前一直幫我,然後希望演出順利。

 

我真的覺得我很幸運,我沒有辦法想像說,為什麼現在可以做成這樣,然後為什麼有那麼多人願意幫忙,有時候我甚至覺得,我是不是做了一些很誇張的事情,因為要花那麼多的預算、那麼多人要幫我。有時我必須要把贊助推掉,因為有些老師或觀眾,其實他們自己的收入沒有很高,但他們會想要贊助我。對我來講收到贊助是壓力很大的事,這次會做成這樣子大的結果,我其實是有把一些壓力放在自己身上,我很認真的去看待這件事情,希望可以把這個作品做得很好,不要讓大家失望,真的很謝謝大家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廣藝基金會 的頭像
廣藝基金會

廣藝部落格(Quanta Arts' Blog)

廣藝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